北方稀土(600111.CN)

大地熊IPO:业绩下滑吃“皇粮”,关联交易存隐忧

时间:20-07-14 08:49    来源:和讯

大地熊虽然成功过会,但与关联方安徽包钢“亲密无间”的关系,仍然值得注意。

6月29日,证监会同意了安徽大地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大地熊”)的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,将于7月13日进行申购。

据悉,大地熊此次将发行2000万股,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%,由华泰联合证券保荐。预计募集资金3.52亿元,主要用于稀土永磁材料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、年产1500吨汽车电机高性能烧结钕铁硼磁体建设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。

2017年5月22日,大地熊就递交了招股书,预计在创业板上市,保荐机构为华安证券,后于2018年2月被终止审查。此次再次“卷土重来”,大地熊成功踏入了科创板的大门。然而,与供应商安徽包钢“亲密无间”的关系仍然值得关注。发现网向大地熊公开邮箱发送采访函请求解释,然而截至发稿,大地熊并未给出合理解释。

业绩下滑吃“皇粮”

大地熊成立于2003年,致力于烧结钕铁硼永磁材料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

据了解,烧结钕铁硼永磁材料具有优异的磁性能,广泛应用于电子、电力机械、医疗器械、玩具、包装、五金机械、航天航空等领域,较常见的有永磁电机、扬声器、磁选机、计算机磁盘驱动器、磁共振成像设备仪表等。

2017-2020年第一季度,大地熊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.80亿元、5.86亿元、6.31亿元和1.14亿元,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3.82%、21.87%、7.74%和2.09%。

同期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638.24万元、3889.59万元、4581.59万元和383.14万元,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9.43%、6.91%、17.79%和-17.73%。大地熊的营业收入以及扣非净利润的增速都处在下滑的趋势。

对此,大地熊在招股书中表示到,2020年一季度公司复工复产进展顺利、存货规模增长较快,公司存货跌价准备计提较多,因此净利润有所下滑。

同时,子公司包头奥瑞特于2019年底正式投产,收入规模较小而初期固定费用支出较多,一季度呈亏损状态,亦对当期合并净利润产生一定影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大地熊在经营过程当中“皇粮”吃的不少。2017-2019年,大地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1052.51万元、822.71万元和1467.95万元,分别占同期利润总额的20.96%、17.93%和22.91%。

有专业人士分析,大地熊自身的盈利能力并不突出,一旦相关补助政策发生变化,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减少,则会对大地熊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。

不仅业绩下滑,应收账款的激增也给大地熊带来了不小的压力,2017-2019年,大地熊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8589.24万元、1.11亿元和1.45亿元,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.77%、33.85%和33.01%。大地熊面对的坏账风险很可能会导致资金链的断裂。

与供应商“亲密无间”

据招股书披露,大地熊生产所需的原材料主要为钕铁硼速凝薄带合金片,主要从安徽包钢采购。

2017-2019年,大地熊向安徽包钢采购金额分别为2.16亿元、2.54亿元、2.95亿元,占大地熊同期钕铁硼速凝薄带合金片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98.38%、100.00%和99.74%,并且连续三年蝉联了大地熊的第一大供应商。

然而,大地熊和安徽包钢的关系却匪浅。安徽包钢成立于2011年,由北方稀土(600111)(600111,股吧)控股,持有其60%的股权,其余40%的股权为大地熊所持有。且大地熊的实控人熊永飞自2012年5月至今,还担任了安徽包钢董事。此外,大地熊董事、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衣晓飞还任安徽包钢总经理及董事。

不仅如此,2016年期间,大地熊与安徽包钢存在资金拆借情况。大地熊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存在临时资金紧张的情况,经与安徽包钢协商,安徽包钢亦基于支持战略客户生产经营的目的,向大地熊提供临时资金拆借,且免收利息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大地熊不仅在安徽包钢采购原料,连水电费都是共同缴纳。据招股书披露,安徽包钢生产厂区毗邻大地熊,安徽包钢有独立的水、电和气表,由于历史原因,水、电和气服务公司未对两家企业所在片区进行账户分立,因此,报告期内,大地熊统一向水、电、气公司缴纳费用后再与安徽包钢按照水、电、气公司的结算价格进行结算。那么,既然水、电、气表独立,却仍然要共同缴纳水、电、气费用,实在令人存疑。

面对大地熊与安徽包钢“亲密无间”的事实,大地熊在招股书中解释到,安徽包钢系公司的关联方,不存在利益输送。安徽包钢是公司与北方稀土合作的纽带。公司参股投资安徽包钢,获得稳定的、高质量的原材料供应渠道,是由稀土永磁行业原材料供应的特殊性决定的,也是行业内常见的合作模式,符合公司自身的商业利益。

除此之外,安徽包钢作为大地熊的第一大供应商,2017-2019年,营业收入分别为3.00亿元、3.98亿元和3.26亿元,净利润却仅有153.83万元、166.25万元、502.75万元。而出现这种营业收入较高,净利润较少的现象,也让不少投资者怀疑,这种近乎“赔本赚吆呼”的生意,到底挣来的钱都攥在了谁的手里?而大地熊是否利用了与安徽包钢的关系调节自身利润,发现网还将持续关注。

《发现网》记者 罗雪峰 研究员 左星月

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
看全文